水木荣春晖

春眠冬晓霜飞月,琴转瑟合语生花。

[防不胜防]第二回

时光倒回三年前,凌霄宝殿内.

“神天兵觐见--------”

只听得珠帘玉石敲击碰撞发出的细碎叮铛和不紧不慢的足音.片刻之后,寂静的大殿内随即传来掷地有声的话语:”娘娘,末将回来了.”

“神天兵,如何了?”静坐于锦绣坐榻上的西王母发了话.

“回禀娘娘,看过犯人了.那孽龙依旧是死不认罪,满口胡言.刚刚吩咐过天将,一切都已准备妥帖,午时一到,即刻行刑.”被称作神天兵的男子躬身作答,紫金冠上的两条长穗微微摇摆,那遍身泛着金光的衣甲与它的主人一样,充满了从容和自信.

“好.”王母一点头,神天兵领命退到了一旁去.

一直侍立在旁的小仙子扑扇着背后的羽翅,好奇地发问:“哎,神天兵哥哥,刚刚你说那孽龙满口胡言--------他说了什么呀?”

“---------那孽龙声称自己是东海龙宫的太子,还威胁天兵天将擅自关押仙族人士吃不了兜着走,实在愚妄可笑.”神天兵说罢轻蔑一笑.

“东海龙太子?”小仙子睁大了眼睛.

“正是.”

“恐怕…”她迟疑地望着神天兵,”恐怕哥哥是抓错人了… …

神天兵闻此大惊,忙高声截住她的话语:”笑话!我神天兵会抓错人?!那牢里的,不是西海的三太子又会是何方神圣?几日不见,彩娥妹妹真是愈发会说笑了!”

玄彩娥急忙摆手说道:”哥哥误会了,我常游三界,知晓那东海龙太子不似西海三太子那般懦弱无能,他生性倔强,换作那西海三太子大约不会有与天庭发生冲突的胆子;况且哥哥未曾见过他俩的相貌,抓错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还望哥哥带我去见他一见,万不可错杀好人啊!”

“这… …”

“大事不好啦!不好啦!有人劫法场啦!!!”

话音未落,门外有小卒慌慌张张闯进来,指着门外气喘吁吁地说:”娘娘,大事…大事不好了!今日午时行刑的囚犯被人救走了!!!”

“什么?!”众人大惊.王母却波澜不惊:”传令下去,立刻捉拿那孽龙和他的同伙.”

“娘娘… …来不及了”那小卒战战兢兢,”他们已经快打到凌霄殿口了……”

“什么?!他们好大的胆子!”王母蓦地起身,眉头紧皱,引得额上珠饰作响.

神天兵目光闪过一丝决绝,上前一步说道:”末将不才,愿前去捉拿犯人.事若不成,天条处置.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你便去吧.”王母稍显欣慰地点一点头说道.神天兵稽首领命,手持两把混元金锤乘着云兀自出去了.

玄彩娥望着门外暗想:“不知道那犯人究竟是不是西海三太子,若是误伤了旁人,神天兵哥哥跟天宫都担待不起,我且跟去看看.”

出了殿门,神天兵走得心不在焉,心里总是反复出现牢中倔强的那人,无论如何都不肯屈就,这倒是真跟玄彩娥描述的东海龙太子相似,但是抓错人这种差池,他是绝不允许发生在自己身上的.

“还是尽快处理的好,三招下去结束战斗,回去复命.”神天兵暗想.

然而事实证明,他想多了.

当他正想着休息日怎么消遣的时候,有一人手持长矛已站在了他的不远处.金冠长袍,英气逼人,端的是东海水晶宫龙之骄子,当世有诗赞曰”乘风破浪翔碧海,腾云驾雾上青天”.

“又是他?龙腾!”长矛指向的方向顿时喷薄出蛟龙,携着激流冲向还在发愣的神将.

“?!天神护体!”千钧一发之际,神天兵仓促防御,才勉勉强强躲过这一击,踉跄着后退了几步.等站稳了,才朗声开口道:”私逃法场者,罪无可赦--------你可知道?”

对面的人轻蔑地嗤了一声:”罪无可赦?你们不分青红皂白抓错了人,难道要怪罪到我的头上来吗?天庭的天将真是好大的胆子,竟敢擅自关押仙族人士!看枪!”随即翻身跃起,腾空使出一招龙吟.

”天雷斩!”双锤撞击.

半空中,天雷和龙吟迎面而来,相遇只在弹指之间.

 

评论(3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