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木荣春晖

春眠冬晓霜飞月,琴转瑟合语生花。

[防不胜防]第三回

玄彩娥不知从哪里冲出来,白玉魔棒一挥使出一招巨岩破,划出的气流霎时间在打斗的二人之间砸出了一道深壑,阻挡了一边神天兵的万钧天雷,又将龙太子怒吼的浪涛化为迷蒙水汽,不过眨眼时间,已全然没有了刚才兵刃相接、硝烟四起的迹象了。“彩娥妹妹,你这是做甚?”神天兵眉头紧皱,语气中尽是责怪与不解,“妨碍天将执行公务,即使是天宫门下的仙子也不能免罪!你难道不知道?”玄彩娥不慌不忙径自走上前来,羽翼扑闪:“神天兵哥哥,刚才多有得罪…”随即将目光投到了一旁手执红缨长矛的少年身上,语气不掩其惊诧:“太子哥哥,果然是你!”玄彩娥口中的太子哥哥看到他,先是一惊,而后眉头也不紧舒展开来:“娥子,怎么是你?!”“神天兵哥哥,我想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,这位太子哥哥是在东海龙宫与我相识的,又曾在我有难时出手相救,想必不是能做出盗窃之事的人,不如我们先回王母那里从长计议,等辩明了是非,到时要杀要剐,再说也不迟呀!”“这……罢了。”看在玄彩娥的面子上,神天兵再怎么得玉帝宠信,也不敢得罪王母,只得瞪了龙太子一眼,悻悻作罢。太子爷还在气头上,一甩衣衫下摆,直接冲他翻了个白眼。
三人一同上路,一路上也是寂静无声,三人却同时在心中各自暗暗腹诽着:神天兵在暗骂这天宫的差事是愈发的不好当了,一天天的怎么这么多麻烦事儿,眼下还要去找王母对质,这龙太子就算不是西海的那个龙太子,那也不是什么善茬,看这血气方刚的样子,若是惹出什么乱子,到头来的麻烦还是自己兜着;龙太子悄悄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,想着一会儿如何跟王母软磨硬泡,才能叫她高抬贵手放了自己;只有玄彩娥什么也没想,悠然自在地飞在二人的前头,飘飘然的仙影带着他们前行。
话说那神天兵一行人到了宝殿门口觐见王母,龙太子细说从头,加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终于得以教王母网开一面,下令神天兵协助龙太子飞燕女逍遥生三人拘捕西海龙太子,追查夜明珠一案云云,其中故事之回环曲折不提。
等到他们在回来的路上,神天兵在龙太子身后七尺开外走,才有闲情将他细细打量:跟自己相似的靛色青丝,一身的金黄龙鳞长袍在夕阳的余晖中熠熠生辉。神天兵不禁默默赞叹了起来,不愧是东海龙太子,果真是气质不凡,适才反而是自己一根筋得罪了他,一想终究是自己的不是。渐渐地,已闻东海波涛翻覆,洪波阵阵,声势之浩荡叫人望而却步,不由得多了几分敬畏之心。“那么我们便在此刻作别啦,太子哥哥后会有期。”玄彩娥笑道。“嗯,后会有期。”龙太子眼中含笑,略一点头。
“太子留步。”神天兵上前一步作揖道,“今日之事是我的不是,多有得罪,还望太子恕罪。”龙太子微微一怔,赶忙回礼道:“无事,你我也是不打不相识,咱们不如以后就以兄弟相称,不再见外了。”“如此,甚好。”神天兵眼中倒映着夕阳下海浪的碎金点点,一丝一缕盈满了暖意。“小龙是晚辈,自然称哥哥一声兄长。今日你我暂且别过,往后再续兄弟情谊。”言罢又掬一礼。“那么,贤弟后会有期。”于是也回一礼,三人背道而行。“水遁——”只听得悠悠一声吟诵,那声音便被湮没在了霎时平静的海面之上,二人闻声回头,只见一轮金色的夕阳映在鎏金的海面之上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谢天谢地,我终于更文了……各位有什么建议和感想请评论或私信哦,我爱你们的小红心心💕
还请继续关注《防不胜防》~

评论

热度(3)